<form id="hdzbv"><sub id="hdzbv"><thead id="hdzbv"></thead></sub></form>

<progress id="hdzbv"><meter id="hdzbv"><mark id="hdzbv"></mark></meter></progress>

<big id="hdzbv"></big>

    <progress id="hdzbv"><meter id="hdzbv"></meter></progress>

    <progress id="hdzbv"></progress>

    <address id="hdzbv"><sub id="hdzbv"><font id="hdzbv"></font></sub></address>

    客服熱線:023-68887822 歡迎來到醫療儀器

    TOP

    政協委員談醫療器械產業化:種口牙等于買輛寶馬
    [ 編輯:administrator | 時間:2017-03-08 13:24:20 | 瀏覽:3825次 | 來源: | 作者: ]

    最貴的種植牙8萬元一枚,種植三四顆的花費就能買輛便宜寶馬CFP供圖“目前醫院最貴的牙植體8萬元一枚,種一口牙相當于一輛寶馬車,這是什么概念?我們現在醫療耗材的費用比較高,所以要呼吁加速推進醫療器械的產業化。”3月4日上午,在全國政協十二屆五次會議醫衛45組小組討論會上,華西口腔醫學院主任醫師周學東的發言把大家的討論帶入高潮。

    “目前醫院最貴的牙植體8萬元一枚,種一口牙相當于一輛寶馬車,這是什么概念?我們現在醫療耗材的費用比較高,所以要呼吁加速推進醫療器械的產業化。”3月4日上午,在全國政協十二屆五次會議醫衛45組小組討論會上,華西口腔醫學院主任醫師周學東的發言把大家的討論帶入高潮。


    最貴的種植牙8萬元一枚,種植三四顆的花費就能買輛便宜寶馬

    熱議

    呼吁

    種三四顆牙

    就能買輛便宜寶馬

    在小組討論會上,談到醫療器械產業化的話題,全國政協委員、阜外心血管病醫院院長胡盛壽表示,我國醫療器械的市場總量大,但創新水平不高,特別是高端醫療器械基本依賴進口,不能適應目前我國大力推進的創新驅動發展戰略。他認為,加速推進醫療產業的確勢在必行。

    對胡盛壽的一席話,全國政協委員、華西口腔醫學院主任醫師周學東表示贊同。她發言說,很多人都感到,去口腔醫院看牙花費比較高。可這種貴并不是因為醫生的診療費用高,而是耗材費用比較高。比如,目前在我國醫院臨床中使用的牙植體,最貴的來自瑞士,其價格高達8萬元一枚。這是什么概念?一個人如果種一口牙,其價值相當于一輛寶馬汽車。但是讓人遺憾的是,這輛寶馬汽車并沒有開在馬路上,而是被“含”在了嘴里。周學東如此形象的比喻,立即引起在場其他委員的討論。

    “8萬元一顆?”有些委員覺得有點不可思議,當場立即算起賬來。“那我種三四顆,就能買一輛便宜的寶馬了。太貴了。”

    呼吁

    加速推進

    醫療器械產業化、國產化

    “我們呼吁加速推進醫療器械的產業化,特別是醫療產業的國產化。我是一名口腔科醫生,如今我們臨床使用的耗材有80%以上依賴進口,國產耗材卻大都是一次性紙杯、漱口水之類,真為國產醫療器械感到揪心。”周學東說。

    現代快報記者了解到,目前在臨床上,像B超這樣的國產常規的醫療器械和設備,質量已經和進口的相差無幾,存在的差距在先進性、精密性要求很高的高端醫療設備上。解放軍南京總醫院的一名外科醫生舉例說,就拿目前手術機器人“達芬奇”來說吧,國產的手術機器人使用起來就不如“達芬奇”來得順手。

    “醫療耗材、設備從進口到國產,是一個慢慢進步的過程。”南京一位神經外科醫生說:“這幾年隨著我國對國產耗材、醫療器械和設備的投入加大,不少耗材質量已經接近進口的了。以支架來說,國產支架價格便宜,質量也過得硬。”

    周學東認為,當前,只有實現了醫療器械的國產化,耗材的價格才能降下來,人們的就醫成本才能跟著降下來。

    觀點

    醫療也是服務業

    需要兼顧市場因素

    “寶馬車含在嘴里”實際上是醫療領域的供給側改革問題。

    3月4日,全國人大代表、江蘇省人民醫院胰腺中心主任苗毅在接受現代快報記者采訪時表示,醫療本身屬于服務業的一部分,人們對健康的需求日益劇增,在這個過程中要兼顧到市場的因素,如今人們對醫療的需求不完全相同,醫療體系要滿足不同層次和人群的健康需求。

    苗毅表示,對于有經濟條件的人群,我們可以提供高級診所和高級治療的服務。但是在整個國家醫療體系中,更大的部分應該是公益,兼顧需要最基本醫療需求的人,比如下崗工人、農民、低保人群,目前國家也采取了很多政策來提供基本保障。

    延伸閱讀:昂貴的種牙為何火成這樣 高消費一時難改變

    隨著現代口腔種植技術在國內蓬勃發展,種植牙近年來已經從一種高端項目,逐漸轉變為全民性消費。然而,由于公眾對種植牙知識的匱乏,各類“種植機構”的大量開張、飛速發展,種植牙領域亂象叢生。對于問題牙齒,真的都需要一“種”了之嗎?什么樣的患者才需要種植牙?種植牙的價格為什么會高低懸殊,差距如此巨大?

    利益驅動:擴大適應證種牙很普遍

    24歲的毛毛告訴記者,3年前,她在咬堅果殼時造成右側上槽牙劈裂。“聽到‘嘎嘣’一聲,一陣鉆心的疼,出血了。”毛毛和朋友馬上去了家樓下的一家口腔診所。接診的醫生用窺牙鏡照了一下,遺憾地告訴毛毛,受傷牙齒的牙冠對半裂開深至牙根,最好拔除,安裝種植牙是不錯的選擇。只是價位高,費用在1.5萬元左右。一聽價格,剛工作的毛毛覺得太“超預算”。再加上天色已晚,所以打算回去考慮再決定。

    第二天一大早,毛毛又去了北京中醫藥大學東直門醫院口腔科就診。該科醫生毛慧檢查后說,拔除牙根做種植是最方便的,但未必是最優方案,盡可能保留自然牙是更好的。毛慧請來另一名醫師一同會診。他們告訴毛毛,牙冠傷得深,移除斷裂的牙冠,只剩下一小半,失去了咀嚼功能且不能做假牙冠。所幸的是,傷牙的根部沒有斷裂,而且X線片顯示牙根足夠長。如果通過牽引,讓牙根長出來一段,就可以嘗試在長出來的牙根上做假牙冠。但這個辦法比較麻煩,整個過程需要至少半年時間,也有失敗的風險。也就是說,毛毛的牙根必須要能長出來才能修復。

    為了能保留自己的牙齒,毛毛愿意一試。毛慧對傷牙的牙冠做了處理,在傷牙正對的下牙頜側面打一顆種植釘,用皮筋套在種植釘和剩余的牙根上,盡量把牙根往外拉。“牙齒有牽拉感會不太舒服,一旦有發炎跡象必須馬上來找我。每隔一段時間要來復診,觀察牙根的生長情況。皮筋每天都要更換,保持口腔清潔,盡量減少這側的咀嚼。”毛慧叮囑毛毛。

    之后,毛毛堅持了半年,一共復診7次。幸運的是,她的牙根長出了足夠的長度并做了假牙冠。

   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,由于受經濟利益驅使,擴大適應證進行牙齒種植的現象普遍存在。一些只做單項種植的口腔醫院,出現這類問題的概率往往更大。因此,除了相關監督要切實加強外,患者自身也要提高警惕,慎重選擇醫療機構。

    原北京口腔醫院口腔種植科主任譚包生教授說:“國內大規模、規范化的口腔種植是1996年之后起步的,經過20年的發展,活動假牙和固定假牙還沒有淘汰,這就證明種植牙還不能包攬所有情況,需要患者具備一定的條件。”

    北京協和醫院口腔科副主任醫師李倩表示,如果牙齒有保留價值,要首選保留。牙齒不能保留的常見情況是齲齒、根管治療失敗、牙劈裂、牙周病松動明顯且炎癥不能控制、外傷缺損過深等。

    李倩說,為了盡可能地保留牙齒,對于治療困難的病例,牙體牙髓科、牙周科與種植科等專業醫生要進行多學科會診,結合患者的訴求和患者目前情況、遠期預后,如牙周健康狀況、患牙預后、口腔衛生維護能力、全身健康狀況、能承受的創傷、投入的時間和經濟狀況等,綜合評估牙齒的保留價值,共同決策是否選擇拔除,之后再進行修復。

    “種植牙效果與患者口腔局部和全身條件、種植手術修復技術都有關系,有時候口腔治療方案很難說有絕對的對與錯,但絕不能因為可以種牙就不治療直接拔除。”李倩強調說,目前口腔各個專科發展很快,隨著治療技術的改進,根管顯微鏡、口腔激光治療儀等設備的輔助,對過去一些不能治療的病例,技術手段已有所突破,很多牙齒是可以保留的,不能過度使用種植技術,更不能因為經濟效益的原因,使得種植學科異軍突起。

    即刻種牙:別看廣告看療效

    關于種牙種種好處的廣告正大量出現在人們周圍。生活在上海市的徐先生對記者說,他在翻閱飛機上的報紙時,“免除多次就診,上午種牙下午吃飯”等種牙廣告比比皆是,看得他非常動心。此外,知名“外籍專家”也往往是博人眼球的賣點。

    “即刻種植技術在不斷發展,正在與CT掃描、3D打印技術逐步結合,是未來口腔種植的發展趨勢。但某些機構的廣告表述具有明顯的誤導傾向。”北京歡樂口腔醫院院長于久越告訴記者,事實上,即刻種植也有適應證,只適用于部分患者。比如單顆前牙缺失患者,在骨量足夠的情況下才能取得良好的初期穩定性。而大量吸煙、高血糖、牙槽骨密度不夠的患者都不適用。在他的工作中,適合做即刻種植的患者還是比較少的。

    于久越介紹,一般情況下,患者需要進行常規口腔檢查,如拍攝X線片,取模分析,確定種植手術方案,患者必須無血液疾病、高血壓、心腦血管疾病、糖尿病等禁忌證。而種植的過程則需要2個月~6個月:在牙槽骨上球鉆定位、打孔,植入種植體,使種植體與骨結合。之后再取模,制作烤瓷牙,試戴后正式黏結。

    而且,口腔種植絕不是一勞永逸。“種植牙完成后的3個月和半年都需要定期復查、拍片,檢查種植牙的穩定性,咬合情況,看是否需要調整。另外,口腔清潔等后期維護也特別重要。”于久越說。

    譚包生表示,即拔、即種、即用,對醫生的技術提出了更高要求,需要有豐富的臨床經驗。在拔牙前,醫生要能判斷拔牙后剩余骨量和骨密度,保證種植條件;術中準確操作以保證種植體的初期穩定性也非常重要。

    李倩對此表示贊同,她說:“即刻種植、即刻修復這項技術已有很長時間,技術本身是靠譜的,但一定要慎重選擇適應證。”她經常會遇到患者問她為什么不建議即刻種植,每一次李倩都會認真解釋一番。她說:“這樣的廣告宣傳只告訴患者最吸引人的部分,如何界定是監管難點。”

    在一則小廣告上,記者看到,一家北京市偏遠地區的小診所,竟然聘請了外籍口腔技工在從事口腔種植工作。對此,譚包生表示,口腔技工主要是負責做牙冠等材料的,不可對患者進行手術,與種植醫師的工作完全不同,這種情況不能保證操作安全,對患者的危害是巨大的,應該嚴格管理,確保外籍人士具有執業醫師資格。另外,國內正規醫療機構的診療水平是有保障的,不必盲目推崇外籍專家。

    分拆報價:高消費一時難改變

    工作在北京的劉女士對記者說,由于根管治療失敗,她曾多次就診,醫生意見一致,這顆牙齒已不具備保留價值,種植牙是較好的選擇,完成這顆種植牙的費用在1萬元~1.5萬元。因此,當她看到“店慶大酬賓,種植牙3880元”的廣告時非常激動。不過,等她進店咨詢后才發現,3880元僅是單個植體的價格,另外還需要牙冠3880元、基臺1880元、拍片200元……加在一起并沒有便宜多少。

    事實上,這類分拆報價的情況并不鮮見,主要是靠“低價”吸引人進店。類似的營銷策略還有“種植牙3000元起”。對此,譚包生說:“這種策略跟以前某些房地產廣告如出一轍,標注每平方米5000元起,最低價位的房子確實有,要么很少,要么不好,很少有人能真正去選擇。當然也不排除越來越多的資本進駐口腔行業,不少新開的醫院有可能在品牌推廣期賠本聚人氣。”

    “口腔種植是復雜的技術,對醫師資源要求高,一定要選擇有資質的醫療機構和醫生。對于能否開展口腔種植技術,國家衛生計生委對醫療單位和醫師有明確要求。如果單靠壓低醫生成本,質量很難保證。”據譚包生介紹,1顆種植牙的全套費用一般分為3部分:牙冠、種植體、醫生費用。“口腔種植得到醫生的普遍歡迎,其中一個原因就是,相比其他治療項目,口腔種植的醫生費用較好地體現了醫生的技術和勞動價值。”

    對于種植牙領域打響的價格戰,于久越認為,隨著大量資本涌入,口腔種植領域尤其需要嚴格監管。不是越便宜越好,有些低價材料會影響精密度和種植效果,因此還是建議選擇大品牌,提高種植成功率。

    當然,不少種過牙的患者坦言,使用的感覺是很好,但是價格確實高。上海市的王先生在當地公立醫院就診,需要做4顆種植牙。由于是自費項目,王先生選擇了離家較近的私立診所,4顆牙一共花了8萬元。譚包生告訴記者,對于種植牙,“70歲以上的老年人本應該是最主要的使用人群,但在我接診的患者中,還是以年輕人居多。主要是價格高,老年人往往舍不得”。

    對此,北京大學口腔醫學院副院長、口腔種植中心主任林野教授撰文指出,新材料、新設備、新技術均有較高的成本,從業的專業醫師也需較高的培訓成本,這就造就了口腔種植治療的高成本,口腔種植也因此成為全世界范圍內價格最昂貴的口腔治療方法之一。口腔種植修復是一項隨著社會和經濟發展而推進的臨床學科,在社會和經濟發展尚未達到一定水準時,不可操之過急或盲目強推這一專業或該專業的一些新技術。

    “口腔種植是20世紀口腔醫學領域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個重大進展。它的優勢是常規修復缺失牙技術所無法替代的。但是它也是公認的一個高消費口腔醫療服務項目。規范開展口腔種植,保證為患者提供高水平高質量的口腔種植醫療服務,能滿足更多缺失牙患者的需求,也是我們需要不斷努力的方向。”中華口腔醫學會名譽會長、中國醫師協會副會長、北京大學口腔醫學院教授王興說。



    分享到:
    】【打印繁體】 【關閉】 【返回頂部
    [上一篇]DePuy Orthopaedics, Inc.對人工.. [下一篇]廣州市婦兒中心:“互聯網+信息化..

    評論
    稱 呼:
    驗證碼: 67194永久免费观看网站_超薄丝袜脚交456免费视频_yellow免费高清在线观看_美女A片在线观看视频还是啥_97CaoPron超碰公开_午夜性色福利在线观频 ,午夜_亚洲欧美国产综合首页亚洲精品